這次江國慶的事件,就算我不是當事人,看了也很心痛。

好好的一個年輕人,送去為國家盡義務,卻被一票錢領的比義務役還多的職業軍人為了自己的前途給搞死了。

當然,職業軍人裡面也有很棒的人才,有很體恤下屬的將官,只是這十五年前的冤案,反應的究竟是什麼?也許制度能殺人,但,執行的人,畢竟還是人。

網路媒體刊登了江弟兄的家書,我一封封看完,看著工整的字跡,我感嘆,這是個好青年啊,現在有幾個年輕人寫字能這樣工整漂亮的? 再看全文,幾乎沒有錯別字,文句通順,當今很多記者恐怕都還不如他。

如果今天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或是自己的家人身上,我想多數人會利用各種管道去申訴、去抗辯吧?再不行,還有民意代表、媒體、網路,足見相較於封閉的過去,今天我們是多麼的幸運! 只是,水能載粥,也能覆舟;媒體和網路,毀滅一個人的力量,同樣很大。而有時候,偏偏又雷聲大,雨點小,風潮過了,什麼都不剩了。

今天回頭去看這過去發生的事件,我只覺得,冰山只露出一角,冤案自古皆有,一連串的官官相護,一連串該死的巧合,一連串的有意而為,和一連串的故做無視.... 當年背書的警方、檢方跳出來說,他們也很無奈。

真的只有「無奈」? 多的是「事不關己」吧?

真正無奈的,應該是當事人,應該是我們這些老百姓吧!

當青天大老爺們,一個心黑了,一個眼瞎了,還有一個潔身自愛明哲保身...我看那冤案,還是會沒完沒了,這青天啊,大概調錯了墨水,它呀,應該也是黑的!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