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政客。

政客最令人討厭的地方在於,他們總能把問題炒作成官位問題、黨派問題、立場問題,或是根本自己的腦袋就有問題。

毫無意外,從主動辦案的監委,到要求胡自強下台,這些人的嘴砲,打的永遠是檯面上的人,卻從來沒有解決過真正的問題。我連什麼全民開講的都懶得看,就猜的出來,誰會說什麼話;一邊忙滅火,一邊忙著煽火,而這把百姓的火,往往燒個兩星期,很快就被遺忘了。

十幾年前,我在某個即將要落成的風景區裡工作,工程一直延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消防檢查沒過關。

施工單位很無奈,因為是外地來的,所以按部就班、循規蹈矩的按照規定設置了各種必要的消防設備、管線與防護措施,卻還是一直被刁難。後來,幾罐洋酒幾條洋煙,加上一點意思意思,就過關了。

開了餐廳以後,政府單位三不五時都會來檢查,一年大概會有一到兩次的抽檢;但我經常覺得很奇怪,許多地方的風景區,根本都沒有按照規定。過期的滅火器到處都是,氣壓不足不說,有些還被水泥給「固定」在柱子上面。不知道是誰負責檢查的?

每年的消防檢查,都需要呈報所謂的消防防護計畫,編制人數、逃生平面圖、滅火設施配置、火災警報演練,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公司機關是真的按部就班在做。而有些規定,實在過了頭,有些,又不切實際。

有一年,消防法規有重大的修訂,我負責的餐廳也收到了通知,限期改善;公司花了幾萬塊把放置瓦斯的空間進行修改,加上滅火器、警告標誌、圍攔、屋頂,一切我都按照收到的公文設置完成,等到檢查的那天,派來的消防檢查人員,卻一直說我們這樣不對,問他哪裡不對,他也說不出來,看對方身上穿著替代役的制服,我心底一直在搖頭。

要負責檢查的人,自己都搞不清楚狀況,這算什麼?

過了一個月,公文過來,說我們的設置十分完善,沒有問題。之後,三不五時就會有人過來「看」餐廳的消防配置,每次我都以為是抽檢,後來一問才知道,他們把我們餐廳當做「範本」,只要新來的消防隊同仁,或是哪個餐廳老闆不知道怎麼弄,就會帶過來「學習效仿」。

我經常看到科學園區的公司在進行消防教育,甚至消防演習,而且非常認真的在做,甚至規格還比法定的標準還要高。理由很簡單,一旦出問題,那損失非常可怕,所以大家都執行的很徹底、很認真。

相信這次的事件,餘波盪漾之後,一定是全國來個消防大檢查,然後過了今年,明年大概又鬆了,漸漸大家遺忘了,直到下一個衛爾康、阿拉再出事。

相關單位要做的事情,其實只有兩件:

一、落實基層人員的教育,提高素質,確實執行公務上所要求的標準,當然,也別借題發揮,藉故要好處。

二、週期性、常態性的消防安全要求,時時警惕,絕不放鬆

業者應該做的事情,也很簡單:

一、該花的就花,別為了省小錢,到時候花大錢。

二、室內適合什麼樣的表演,就別搞的太複雜,動火、動刀、動電一定都有風險,事前、中、後的各種措施都應該仔細想過。

消費大眾,看到類似的危險表演,也應該有所警惕,當然很多事情,發生了才知道,這些事故,教育單位應該做成教材,在學校內挑選適當的課程來教育學生才對。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