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搬家之後,原想說可以安靜舒服的睡覺了,想不到,昨天夜裡(其實應該算今天凌晨三點多),又來了。

前因後果不想再贅述了,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親身經歷的恐怖事件(四)

當然在看第四集之前,可以先看一下第三集,個人覺得那是連貫的。

 

搬到新居之後,著實安靜了一陣子,直到昨晚,一樣在電腦前面準備上課的教材到深夜,一看時間不早了,還是早點上床,雖然沒什麼睡意,還是放鬆身體,放慢呼吸,準備進入睡眠狀態。

不過,因為天氣冷,又有點鼻塞,實在不容易入睡,直到,那種莫名的感覺又來了。

每次發生類似的事件,自己都會先有一種感覺,耳朵像是會聽到一陣很密集的聲響,有點類似用手快速摸過肌膚的那種摸擦聲響,接著頭皮會感到緊繃...然後,有時快,有時慢,大約三十秒到五分鐘之內,就會有「東西」開始發動「重壓」攻擊。

這次真的有誇張到。

兩段式重壓攻擊,就像先壓上你身體,然後突然又疊上另外兩倍份量的重量再壓一次。第一次,我無言了。

第二次,我發現我還可以發出點聲音,第三次又來,我就說了聲,「拜託,別鬧了好不好?」

不過,那東西又連續攻擊了三次,不多不少一共六次。

那種兩段式重壓,我還是第一次遇到,而且到了第五、六次,我都可以聽到整個床鋪發出「ㄆ一ㄚˋ」的聲響。

坦白說,我應該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吧?平生沒做啥虧心事,所以每一次我都很「扎實」的體會當下的感覺,想從當中去尋找科學上的解釋。

無論如何,六次重壓之後,那東西總算離開了。但我還是寧可解釋成,這是一種身體的反應。

「離開」是一種感覺,有點像是身體逐漸放鬆下來,你也會感覺到空氣中突然從緊繃變成放鬆,就像充滿之後的虛無。

緊接著,我居然狠狠的打了個噴嚏,說也奇怪,鼻子就通暢了!然後,我可以聽到腸胃開始劇烈的蠕動聲,彷彿身體被活化了一般,又開始恢復機能。

然後,居然甜甜的進入夢鄉。

 

我開始想,會不會其實,是哪位先人回來看顧我,因為,我感受不到任何緊張、壓迫的氣氛,而且,每次發生過後,其實都還蠻好睡的。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