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小邊和阿樺不到半年,不過感覺上已經認識很久了。

人與人之間總會有些共通的東西,很快的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

 

因為練團或是表演的關係,我經常得在凌晨兩點過後,讓十九年的老機車陪著我呼嘯過半個城市。光復路上,總會有些老人家,在路邊翻著垃圾桶,或是撿拾著店家剛剛清出來的垃圾。

有一天,在臉書上講到這個事情,阿樺也留言說,她也常看到。

那時我沒想太多,回覆道:「你確定我們看到的是同一個人?」

畢竟,新竹那麼大,有那麼巧嗎?

 

幾個星期後,在pub裡和小邊忽然講到,他也是跑過很多營隊,然後我們就突然唱起「拜火舞」、「營火舞」,我問小邊,你怎麼會知道這些歌?他說,他參加過清華大學的營隊。

我算了算年紀,講了幾個當時社團學長的名字,居然他也知道。

然後他告訴我,他就住在清大附近,我這下才恍然大悟,原來阿樺說看到那個阿婆,確實就是我看到的那個阿婆。

 

有陣子我很害怕參加喜宴。

發生在身上的過去,讓我把自己放逐在幸福的國度以外。但轉變往往只是心態上的轉換,從單純的「想要活下去」,到「過更好的生活」,到「追求自己的理想」,一步又一步,用每一天的努力和意志力累積成里程碑,慢慢跨了過來。

也許有些人看在眼中,會覺得一切似乎還蠻順利的,但自己很清楚,每一步都走的很用力,絕無一分僥倖。

 

民國一百年的巧合,讓今年有好多美麗的愛情,開花結果。

婚姻絕對不會是愛情的墳墓,反而是責任的開始,承諾的實踐,以及另一個故事的開端。唯有歷經婚姻生活與家庭繁瑣的日常運作,才能真正體悟愛情昇華為親情,承諾轉化為現實的紮實感受。

只有兩個人攜手走完這一生,在臨別時還願意承諾來生再會,那才叫真正的愛情,那才叫真正的承諾。

 

民國百年過完了三分之一,接下來,一定還會有許多幸福的開端;一月一號參加完康康伉儷的婚禮,直接跳到今天,在今年參與的第二次喜宴,雖然說是補請,卻玩的更開心。

只要有阿堯在,撥弄著手上的吉他,我們就可以編織出唱不停的歌曲;一群愛音樂又一點都不像玩團的人,卻能夠信手拈來,讓音樂和快樂恣意流洩在每個人的心中。

我絕對不是什麼高手,也不是啥好手,更不是音樂科班出身的老師,但我卻知道,當整間店的客人,不管認識不認識,都可以一起唱和的時候,不管唱的是多通俗的歌,那就是好音樂。

 

好音樂,好朋友,好時光。

我酒喝的少,但一樣可以很沈醉。用音樂敬大家,敬這對給人溫暖的新人,敬玖伍貳柒的夥伴們,敬今天所有在場的好朋友、陌生人。

趁著夜深人靜,我誠心默禱著,願小邊和阿樺能感受到幸福的真諦,攜手走向更美好的人生。

 

大家都一起加油囉!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