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句話湊在一起,有點怪,但且往下看。

 

我其實個性也很直,從小就這樣。八歲時第一次搬家,因為父親接下外公的冰淇淋工廠;以前的冷凍設備,必須使用冰塊和粗鹽來降低與保持冰淇淋的溫度,所以家門口外就堆著一包又一包的粗鹽。有次起風了,眼看就要下雨,父親要我把帆布蓋上。我拉好帆布放下來遮住粗鹽包,轉身就往回走,沒想太多,這時候弟弟剛好回來,順手拿了四個磚塊把帆布的下緣壓在臺階上。

父親看到了,跟我說,「你弟弟比你反應好,你腦筋太直了。」

這個例子說的是我腦袋很直、不會轉彎,不過用在個性上,似乎也差不多。

直有直的缺點,也會以直的好處。我連說謊話都懶,於是也經常無意間傷到別人,只不過我個性的另一面讓我能夠忍,能夠等,加上有點自以為是的天真,總相信「日久見人心」,到時候對方一定會知道我沒有惡意,或是其實我出發點就是替他著想。

「天增歲月人增壽」,其實,歲月和壽都是人在增加吧?隨著歷練,話少了,但還是喜歡沒事寫寫東西;比起來,我寧願寫也不願講,因為出口容易,寫東西我起碼都還會斟酌,甚至來回審視一番。無論如何,滄桑了,人就委婉了,緩和了,圓融了。你也可以說我,世故了,鄉愿了,沒個性了,沒種了。

個性直,容易傷人,也容易受傷;沒有對錯,只有好壞。只要你搭配的其他個性可以讓你很快恢復戰鬥力,直不直,都OK。

 

身為一個教授樂器的老師,總希望能針對每個學生不同需求來安排課程,這是我一直會做備課動作的理由;有時候花了很多精神、時間準備了教材和歌曲,覺得這個部分對學生會有很正面的幫助,於是很愉快的上課去。

其實老師對學生有所期待,在所難免,只不過,當學生直接跟你說「我不想練這首歌」的時候,難免會失望。

也許他們不會在意,也不會知道你的期望,也不會知道,甚至根本不想去了解你花了多少時間、力氣在上頭。

今天有個很有天份的學生,而且我一次找了四首歌要跟她示範一段很常見的和弦進行,她就要我先把和弦畫給她。

我說,「這很簡單,我先彈一次,你看著就會了;而且畫出來,對你來說你會太依賴,最後你根本就不會去記和弦的按法。」

然後她就跟我耍賴說,「那我不要練這個。」

 

當下,我其實是有點生氣的。好在這學生眼色很好,馬上知道自己的應對有問題,就馬上認真學了。不到三分鐘,她果然就上手了,不過最後我還是畫了圖給她,當然啦,我也有我的堅持,所以我畫在譜的背面,就是不希望她太依賴這個東西。

 

人與人之間的應對,還是需要一些柔軟、一些緩衝,減少不必要的誤會、不必要的摩擦;但是相對的,有時候也需要一些衝撞、一些爆發、一點抱怨和攤牌。

性直易傷,卻也「易真」。直的人往往也是最單純、最真的人。

無欲則剛,說的是不要抱任何期望,就能讓自我剛強。這話邏輯上沒問題,只不過,通通沒有慾望,其實活著也很枯燥乏味了;再者,能真正無欲的,實在也不多。

清心寡欲可能好一點,但有時候,野心與慾望也能驅動我們做出更偉大,或是超越自我的表現。

 

兩句話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有個共同點,就是直與曲折,無欲與有欲,各有優缺。其他當然還有許許多多的人格特質,都有一樣的狀況:喜歡競爭、喜歡和平共處;喜歡與人比較,或是獨善其身;外向活潑、內向拘謹,或是自我感覺良好之於太在意別人的看法......

做人難,難在此,處世難,難在此;也幸好如此,否則人類早滅亡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