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九點多,剛從台北和吉他社老骨頭們的聚會後回到新竹。第二次坐高鐵,對比於台鐵多年的緩慢進化,我還是覺得國營企業應該設定一個十年或二十年的壽命,就得換一批人運作比較好。


離開車站大廳,前面走著一對情侶,男人大概跟我差不多高吧,女人整整矮他一個頭,非常嬌小的感覺。兩個人談論著隔天的晚餐,要去某某火鍋店,然後女孩子用很撒嬌的聲音說要點味噌鍋,因為上次很想吃卻沒吃到。

也許是因為當下四周很安靜吧,儘管他們的對話並不大聲,卻很清楚。我判斷他們大概三十出頭了,但兩個人在一起幸福的時候,是可以回到最沒有牽掛、負擔和煩惱的孩提時代的。

男人溫柔的撫摸女人的頭髮,點點頭笑著答應,像個疼愛女兒的父親,也是個體貼、呵護女友的大男孩。

 

台北下過一場大雨,新竹卻是個秋高氣爽的好天氣。

一個小時之前,和社團夥伴們在一家很中國的餐廳用餐;坐在我後方的那桌,是整間餐廳百分之九十的噪音來源。我不好意思回頭,聽聲音判斷,是一桌老先生、老太太,話題不斷纏繞著麻將、子女們的現況;光是敬酒祝福對方可以贏錢(但是不能贏敬酒的那個人),就講了快十分鐘。每個人的笑聲都很爽朗,但也太爽朗了點。

然後開始講到誰的兒子是美國留學回來的,我也很無聊的在幫這位發言的老太太計算一共重複了幾次。。。。

 

上個月底北上看設計展,加上這次聚會,搭了來回共四趟的高鐵,也讓我可以抽空看完一本書:天虹戰隊小學。

當你每天的行程被瑣事切割、被例行工作消化到只剩下殘渣,能看完一本書是一件難得的幸福。

書裡的人生,我只能想像和臆測;那是一個曾經以錫礦聞名的小島,島上充滿著貧富落差以及看似永遠無法打破的藩籬,卻又很貼切的諷刺資本主義和所謂的政治與媒體。貧窮的小島上,無法翻身的父母拚了命把孩子送進一所只有校長和一位年輕老師的小學,下雨天要撐著芭蕉葉上課,簡陋的校舍以及無給職的老師,卻無法阻止這群人想要受教育的熱情。

也許你會說,比起來台灣的小孩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卻不這麼認為。

台灣的教育體制和目的、精神,早就被扭曲了方向。現在有幾個老師、學校、校長敢跳出來說,我們的教育是給孩子基本的知識薰陶、培養健全的人際互動,以及作為一個基本受教權利而做的?

動不動就是補習、排名次、甄試、考試,永無止境的比較與競爭....

學習在台灣,很少快樂,很多比較;很少真誠,更多的是我優你劣的自我滿足。我們給孩子他們需要的東西嗎?我想,多數是滿足世俗的眼光、家長的遺憾、學校的招生率與升學率罷了。

好快樂的童年啊。

真正可憐的,不是那些窮到沒錢上學的天虹戰隊小學,而是能夠上學,卻不能夠真正為了自己而學習的台灣多數孩子們。

 

回到標題,幸福是一種氛圍。

 

不知道怎麼搞得,也許從小就預知自己後半生的境遇吧;每次只要大家都很歡樂的時候,我就會突然抽離那樣的氛圍,看著別人臉上的笑容,開始想著其他更多、更遙遠的事情。

好在長大以後學會,即使抽離了,也想著要好好珍惜這難得的美好,所以又再度從抽離的狀態中,抽離回當下的氛圍。

 

最後,分享書中的兩句話:

永遠要勇於作夢,而且要有競爭的勇氣。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