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工作室,踏上歸途,心想,租處的樓友們大概會在一起打麻將吧?這樣的預感,以前我經常會有,最近少了。

回到家,果然。什麼樣的狀況,自己比較容易有這樣的預感?


大二的時候, 因為某些原因,我休學了。回到學校的三年級上學期,非常辛苦。三堂只有三學分,卻得佔去三個下午到深夜的電工實驗,幾乎就是每週課程的二分之一。

我一心想回到軌道上,每天準時到學校報到,下課的空檔就是圖書館,晚上也一樣耗在總圖內,直到圖書館放音樂趕人,我才騎著機車回家。那時候,一天可以說不到三句話,而這三句話包括了三餐跟店家買東西,接過食物時所說的「謝謝」。

那時候的自己,很像一把銳利的刀,汲汲營營的想把書念好,但結果是,自己並不快樂,成績也沒更好。

後來回到吉他社,又開始跟大家練琴、表演、參加比賽,常常因為練曲子而蹺課,甚至連考試都只寫了名字就跑去社窩繼續準備比賽的歌曲。

但起碼,我很快樂。

 

************************

退伍後,我的生活步調算是還不錯的。那時候上班得穿西裝、打領帶,開著2000cc的房車,工作上會經手的都是當今很先進的技術,也需要足夠的專業知識和語文能力才能勝任。第一份工作開始不到一個月,總經理就讓我轉正職,而那時候的薪水,一直到今年,我才賺到相當的水平。

但一切有很大的改變了。

母親幾次開刀,讓我儘管很不喜歡跟父親共事,還是跑回家去幫忙。後面發生的事情,懶得說了。

這幾年來,一個人工作、生活,苦不苦姑且不管,今天晚上難得又一個人待在工作室,卻讓我反省了很多被自己忽略掉的事情。

現在停紅燈,我總是會儘量鑽到最前面,綠燈亮起,我總是一馬當先衝出去;一個人走路、逛街的時候,總是走很快,也經常會被那些成群結隊逛街,卻又走的慢吞吞的行人惹的自己不耐煩。

彷彿我又回到大學時代那個我。

*************************

剛剛我又光顧了在竹北口那家7-11;工讀生還是那位胖胖的男孩,我買了一份需要微波的便當,一盒水果和巧克力。一如往常的,那男孩細心的幫我把便當放在袋子內最下方,然後墊上傳單與衛生紙;他甚至問我是不是要把巧克力也放進去(怕遇熱會融化),於是我搖搖頭,順手把巧克力放進外套口袋。他甚至跟我說,他會把水果盒直立(這樣比較不會直接受熱)。

上次離開時,他跟我謝謝之餘,還跟我道了聲再見,我卻因為習慣著急的腳步,直接出了大門。今天,我在他說再見之前,先跟他說了聲,「再見。」

他的動作其實不算快,卻很穩重;他總會花很多心思去包裝客人購買的物品,想好了,才會開始動作。

也許你會覺得這樣有點溫吞,但想好了再做,卻能夠一次就完成。我經常遇到店員把東西塞進袋子後發現放不下,又一樣樣拿出來重新放回去的狀況。 

 

*************************

 

改變,總會帶來改變。不管改變來自於自身,還是環境。

改變,未必全都是往好的方向走;而且,有些時候,環境一直想改變你,你卻改變不了自己。

 

偶爾像這樣好好想想,才會發現,其實,自己經常在原地踏步、繞圈圈走不出來。

該是放慢步調的時候了。太銳利,讓人變得勢利、冷漠,甚至遲鈍。決定太衝促,往往造成的浪費遠大於稍稍猶豫、等待後的決策。

 

最近,身邊很多朋友們都有很大的改變。很多人成家了,有些人換跑道了,有些突然變得親近,有些人突然疏遠了。

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穩定的生活型態讓每天的交集也非常的固定:每天見面的同事,每星期會見面的學生或同樣是老師的同事,每天都會在臉書上發文章、回文的親友.....

即使如此,依舊會有突然就離職的同事,因為要準備大考而停課的學生,還有一陣子就會增加的新學生.....

 

改變,一直在發生,多數,我們都視而不見。

有時候,意願在於自己,只在一念之間。只不過,經常我們的不滿只是掛在嘴上,卻沒落實罷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