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到現在我的心情還是沒辦法平復。

昨晚十點你才告訴我,你用我的票開給對方,對方不肯聽你勸,堅持要把票軋進銀行。

又是別人的錯。

 

然後你丟下一句話,要我去預借現金,自己想辦法。

只差沒說,「孩子,老爸大完了便,你這當兒子的理所當然要幫老爸擦屁股。」

我把很辛苦、很辛苦才存下來的一點積蓄,拼了命省吃儉用,想要在2009年討老婆結婚的錢,全給你搞掉了。

你都說你很辛苦很辛苦,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我卻知道,其實你只是在逃避,很多事情你說過的、承諾的、說你已經完成的,通通都沒做到。

 

我一個星期有三天吃水餃,中餐都沒吃,早餐也吃的很隨便,你知道嗎?偶爾想吃的好的,買了外頭的便當或是炒飯,就只好兩個人共吃一個。

年輕的同事問我,這麼冷,怎麼不開車?我說,騎機車,比較經濟。這機車跟了我們家十七年了,每次我去停在客運的停車場,回程要牽車時,老是被當做要報廢的車子給弄倒在最裡面的大樹下。

 

我每天騎著它,都會在心底跟它說,「謝謝你還這麼辛苦,你一定要一直健健康康的。」

 

我不氣你沒經過我同意開我的票,反正上次已經氣過了;我氣你完全沒有給我緩衝的時間,拖到前一天晚上才告訴我,要我自己想辦法。

這是為人父母應該做的事情嗎?

 

如果我跟你勸過的話都有錄音,你要不要去聽聽看,這是我第幾次告訴你,就算你真的需要人家幫忙、就算你真的沒辦法了,你也要提早跟人家講啊!

看著電腦螢幕上我的戶頭突然少了兩位數,我的心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它痛到了極點。

 

從以前,你跟人家借錢,人家沒有不借你的。

我討厭、痛恨借錢,所以錢都是一點一滴掙來的。別人週休兩天,我一個月只能休五天;颱風天人家在家看電視、出門唱卡拉ok,我得和同事冒著生命危險上班,在狂風暴雨下清理環境、打理防颱準備;人家享用著午餐,我卻總是最忙的時刻,久了,都已經忘記準時吃午餐是什麼樣的滋味了。

我偏偏不能當你的面,用自己很痛的心,用想得到最惡毒的語言,狠狠的罵痛你、罵疼你。

可惜就算我說的出口,你也不會疼;可恨就算我想罵你,我也說不出惡毒的話,可嘆我就算心痛的要死,也不敢讓你知道。只能冷冷的,故做無所謂的說聲:「沒關係。」

我不敢在同事面前表露心事,因為我要他們保持愉快的心情工作;我不願意讓自己的難受寫在臉上,所以總是故做輕鬆的說笑談天。但我那摘下面具後滿目瘡痍的心痛,卻只能在夜深後眾人皆睡,而我卻繼續痛醒著攤開真實的自己,想像著穹蒼能夠看見我的心,是否已經碎的夠徹底。

衣櫃裡的衣服,永遠只有兩套制服、兩件長褲,其他只剩下內衣褲、襪子。休假時穿上街的衣服,永遠就是那兩、三件。

我並不是個視錢如命的人,但這些是血汗錢,是我的將來,你卻大方的把我養大,然後殘忍的凹走我的未來!然後你只會告訴我,你也不願意,都是別人的錯。

何時,你才肯承認是你自己的錯?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