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的對號列車上,右側上來了一對情侶。

本來一般來說,我是不會去留意這些事情的。但是有一對情侶一路聊著天,而且聊天的聲音大到可以吵醒,連火車行駛噪音都叫不醒的我,那就不得不注意了。

或者應該說,我是被逼著聽著他們的談話。

 

應該是熱戀中的情侶吧,我心想。女孩子似乎很愛笑,嗯,這點很好,愛笑的女生開朗、信人他人,個性絕對不會太差。兩個人的口齒還算清晰,偶爾會用點英文短句,我估計至少都是大學在學生,或是具備大學以上的學歷。

不知在什麼時候,約略是過了彰化吧,兩個人突然聊起了「東西亂丟」這個話題。

男:「東西亂丟的話,常常得自己去承受那種找不到東西的後果。」
女:「對啊對啊對啊!我就是這種人ㄟ!超慘的說!」

(可愛的女生講話一定要重複三次才叫可愛)

男:「天啊,那你要好好改進啦,這可是很糟糕的壞習慣!」
女:「我也知道啊,可是有些東西就是習慣隨手一放,過陣子要找的時候,就找不到了嘛!」
男:「這樣講是也沒錯啦,不過重要的東西還是得收好,養成東西放到定位的習慣。」
女:「有啊有啊有啊,像我的零錢、證件,固定會放包包,像鑰匙,我就習慣放在左邊的口袋。」

突然傳來一陣悉窣聲響。我瞄了一眼,男生開始伸手到自己口袋內找東西。

女:「找什麼?」
男:「不會吧!我的機車鑰匙不見了!」

這時候女生又笑了。
女:「哈哈哈,你剛剛還敢說我,自己就找不到鑰匙了!」
男:「奇怪,我明明都放在右邊口袋的。」

說完繼續掏著長褲口袋,還是找不到,開始掏起外套口袋,沒有,最後把外套脫了,開始掏起裡頭襯衫的口袋。

女:「會不會在背包裡面?」
男:「我明明記得放在右邊口袋的。」

說完又掏了一次。沒有。抓起背包,開始翻,這時候男生已經把外套丟在座位上,把身上口袋裡的東西全部掏出來丟在外套上。還是沒有。

女:「會不會掉在路上了?」
男:「我去找找看。」

男生往車廂入口走去,沒多久,又繞了回來。在女生面前又看了一下座位。

男:「怪了,我到底是怎麼了,跟你在一起以後,我真的變得怪怪的了。」

女生又笑了。我想,重點來了,我的鼻子聞到異樣的氣氛。

男生往車廂另一頭走去,試圖找鑰匙。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們應該是從前方入口進來的,而那男生已經去過了;後方入口他們壓根兒沒去過,幹嘛多此一舉?

果然沒多久,又走了回來。這時候女生也翻起了男生的外套,在左邊口袋找到男生的機車鑰匙。

女:「是這把嗎?」

男孩子走回座位,把東西塞回口袋、坐下。

男:「天啊,我是怎麼了。我以前不會這樣的,認識你之後,天啊,我。。。。。。」

說完居然把外套的帽子蒙住頭,不講話了。女生還在笑著,不過比較含蓄了。

女:「別難過啦,嘻。」

真想看看他們的表情,可惜我只有耳朵可以用。

男:「。。。。。」

突然安靜了下來。

我從左邊窗戶的玻璃反光,偷偷地看了一下。女生抱著男生的頭,一動也不動。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正在享用一種稱之為「二硫碘化鉀」的化學原料。

好樣的,被我猜中了。

男生騙吻的方式很多,這種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還不賴,而且我相信,就算男孩子有些做作,他應該是蠻喜歡那個女生的。

後來我到站下車了,才發現,女生下車了,男生卻得繼續留在車上。

我也曾有過這種經驗,相隔兩地的戀情,真的很辛苦,卻,也更加熱烈。因為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該是甜美芬芳的春風,卻吹的百花憔悴枯萎,就像初起的愛情,原本應該濃烈如火、甜蜜如膠,卻總得因為時空的區隔,考驗著彼此的思念與牽掛。

風很冷、很尖,我卻相信,那對情侶的心,應該還是火熱的。

也許我標題下的不好,肥皂應該拿掉,也許,改叫做「偶像劇」好了。這下子,連我自己都想笑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