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分,日夜等長,之後日漸短,夜漸長。

二十三點五的的傾斜,決定了四季更迭,決定物產的分布,決定文明的興衰。

對我來說,只有冷暖的分別;至少,現在只有這樣。

因為下班時間很晚,可以選擇當做一天當中第二餐的飲食供應並不多。一開始,我幾乎天天到超商報到,現在,多了幾間開很晚的小吃攤。超商前那家鹹的不像話的鹹酥雞被我完全否決,烤鴨半隻我一個人吃不完,最後只剩下這家三顧茅廬,一星期至少光臨兩次,每次都點一樣的東西,點到店家都熟了。

今天居然額外加了滿滿的苦瓜,塞滿了一整碗。

陌生人的溫暖,格外溫熱。

有時候,同在一個屋簷下工作,都未必有這樣的溫暖。

苦瓜雖苦,卻是好東西;良藥苦口,婆心也苦口。

夜色深沉,晚風已涼,屬於蕭瑟的時節悄悄來臨。本來只是季節的興替,人心的冷暖卻跟著起起、落落。

蘇軾說,月的陰晴圓缺本來就屬於大自然的現象,關人心何事?

無奈,我也只是個凡人,有時候,現況與未來,都讓我覺得,我連個凡人都不如。

天涼了,加件衣服吧!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