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聲中,我呆坐在電腦前面,沒有特別興奮,也沒有特別失望。

跨年對我來說,就是多了些節目可以看罷了。不過,趕了好幾場的歌手們也實在辛苦,上台都唱的荒腔走板的;Jolin在愛無赦就已經唱到沒力了,後面接的陳嘉唯,我真的搞不懂她為什麼可以出片,後台很硬嗎?罷了,明年跨年夜還看得到她就是奇蹟了。

時間,像個看不見得絲線,拉不到、看不見,無論你閉上眼睛,或是停止呼吸,都不能讓它有片刻的暫停。它往前延伸,到深不可見的2009,回頭望去,絲線卻又已經不再,你只能試圖在回憶裡面去尋找,那些你曾經記得的片段。

就這點來說,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你的一分鐘,等於我的一分鐘;唯一的不同,就是你我不同的境遇,在每個一分鐘。

2008走了。沒有第二個了,覺得可惜嗎?也許,但更好笑的是,就算你覺得可惜,過了今晚,你很快的就會忘了2008。除了你在填寫表格、寫考卷、打報告時,不小心又在年份上填下:2008。

獨一無二的2008,似乎沒有什麼特別;只因每個年份都是獨一無二。每一個獨一無二串連成我、我們、你、你們、他、他們,所有活著的人,一起跨越、延續、前進的時空。

但2008畢竟還是特別的。

她跌宕不安,她模糊中帶點神祕,她笑著玩弄世界的經濟,是放肆的欺負也是好意的警告;輕輕的一個噴嚏,吹垮了冰島的財政;愛打赤腳的她,擊垮幾乎每一家汽車大廠。

反動的2008,戰亂依舊、天災頻仍。

但她總算走了。

2009來了,我不知道我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粗獷沉默的他。黝黑的膚色,炯炯有神卻渴望富裕的眼神,對比著他身上的瘦骨如柴。他行動緩慢,身無分文,巨大的身影總是遮住天光,讓大地顯得灰暗無光。

大家,可看見他了?

歡迎你來,2009,你,好嗎?

ps.

這時候我轉到台視,看到台北市政府的跨年晚會,連續第四年找了五月天。嗯,與其找那些因為到處趕場的歌手,因為疲憊、因為寒冷而唱的不知所云,不如像北市府這樣,好好的,讓一個樂團陪大家跨年。五月天,好樣的,還是聽你們唱現場最棒了。(我明明就沒在現場。。。。)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