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一月,台灣。

阿光走過超商,門口報架上的報紙在夜風中微微的顫抖著。幾個刺眼的大字,電一般的流過阿光脆弱的神經。

「裁員」。

「下一波,就會輪到我了嗎?」阿光握了握拳頭,手套裡破碎的棉絮不安份的擠進指縫。

「歡迎光臨!關東煮八折起喔!」店員親切的問候聲中,聽的見機械式的熟練。阿光翻了翻架上的雜誌,掂了掂口袋裡的零錢,終於還是放了下來。半年前,買下他最愛的這本雜誌盡情翻閱,可是每個星期最快樂的一件事情。

「呼~」嘆了口氣,終究還是買了罐最實在的消耗品,牛奶,給店員微波後,走出超商。看了看表,凌晨一點二十五分。

轉角巷子裡,傳來小狗嗚咽的叫聲;阿光調了一下脖子上的圍巾,喝了一口溫熱的牛奶;突然一個黑影從巷子裡跳了出來,一股腦兒撞掉阿光手上的牛奶。

「嘿!」阿光大叫著。那黑影卻已經跑過對街,很快的消失在轉角之後。

 

「救。。。救。。。。」身後傳來微弱的叫聲,阿光自然而然的轉過身,微弱的路燈照出一個嬌小的女孩子。

夜深了,無情的黑暗中,阿光只看到,一串晶瑩的淚珠,從空洞的眼中落下。然後這一幕,像影片故障般,不斷的在阿光腦海裡,一再、一再的重播。

 

那女孩畢竟沒有再醒來過。

 

阿光很想一走了之。但不知為何,他還是重新走進超商,請店員報警;在店員跟警方報案的時候,阿光走了。「反正,超商的錄影機一定會拍到我,早晚,還是會找到我的。」

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冷顫,往自己公寓走了過去。

即使放在口袋裡,鑰匙還是很冰冷,也許,這樣才配的上冰冷的鐵門吧?輕輕帶上大鐵門,阿光拾階而上,聽著自己的腳步聲在樓梯間迴盪著:

「救。。。救。。。。」

 

阿光沒有回頭,只是加快了腳步。

「救。。。救。。。。」

 

五樓,阿光站在自己公寓門口,打開門,閃身而入,卻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什麼都沒有。

卻有一陣風,跟著阿光回到房間。

天亮前,阿光最後一個夢,是那串晶瑩的淚珠,以及一句自己都莫名其妙的話:「難道,你沒想過要抓到那個兇手?」

 

刺眼的陽光把阿光逼下床,穿上衣服,習慣性的走下樓,掂掂口袋裡的零錢,走往每天報到的早餐店。

關上鐵門,轉過身,阿光就看見超商旁的巷子擠滿了人。三輛警車停在路邊,還有許多看熱鬧的路人。

「老闆娘,一樣。」

「早啊,鮪魚三明治加溫奶茶?」

「嗯!」

「昨晚好像出了大事,有個女孩死在那個巷子。」

阿光看著老闆娘熟練的煎著漢堡肉,突然背後一陣毛。老闆娘隨手打了一顆蛋在煎台上,那蛋液落下,就好像一串淚珠。

『救。。。救。。。。』

 

回到房間,打開電腦,一面吃著早餐,點進新聞首頁,標題赫然是:

無名女子陳屍小巷 報案人不知去向

 

「叮咚!」

阿光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警察找上門了嗎?」阿光心裡這樣想著,正要按下對講器,對方卻已經先說了:「不好意思,我按錯樓了。」

 

「他x的!」阿光回到椅子上,卻再也沒有心思看網頁上的新聞了。匆匆吃完早餐,換上衣服,拿起桌上的鑰匙,關上門的剎那,阿光忍不住又往房內看了一眼。

『難道,你沒想過要抓到那個兇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