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來了。

國中時代的為賦新詞強說愁,怎會出現在這超過兩倍年紀的中年前期男子身上?

「無題」?

(笑)你也還沒老到掉牙的程度,怎麼也來個不知所云的只道天涼好個秋?

其實現在的心情是矛盾,是對未知的徬徨,也是對過去的厭惡和不捨。原來尊敬的成為嘔吐的池塘,原先的夢想正逐漸抓在手中,看不見的絲線拉起過去和未來,用著不知名的香味,引導著我,踏實的前進,不是追逐,不是盲從、不是潮流、不是別人要我做的、不是長輩們希望我做的。

放不下的,是……

是我修了好幾世的福氣,堅守著崗位的你們,讓我不知道是否該停下自己的腳步。

我該怎麼做呢?

加減乘除四則運算、三角函數對數微分方程,難不倒我。

但這亂七八糟的結,怎麼解?

時間不在我這邊,資源不在我身邊,我曾經的力挽狂瀾,只是別人無情無心無意的踐踏,是水窪裡被濺出的孤兒,在乾枯裡無聲的悲鳴蒸發。我沒想到的是,在我離開之後,堅守位置的你們,堅持的如此堅持,裡頭有責任、有高尚、有道義,還有我曾經有過的義無反顧。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身為人子,我不得不為之;你們卻……

最近掉眼淚的次數似乎有點多了,唉,一定是因為夏天到了。

晚上,又要失眠了,只不知,我能否在夢中找到答案?

晚安,今天。煩惱,我來了。

十幾年後的又一次「無題」。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