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聖誕夜,寫了這篇文章:

一個人的聖誕節夜

一年即將過去了。

每年的聖誕節過後的兩天,也是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日子。

雖然不是我第一個女友,但這個生日,卻是我最願意去準備,也最期待一起度過的日子。

 

蛋糕、禮物、卡片,彼此都很喜歡自己動手做東西;每次逛書店,一定都會一起到手工藝的書櫃一起看有沒有新的書可以參考,然後是寵物區、盆栽、小說…

 

看了去年的文章,回想當時的心情,現在還是很難過。即使知道,難過無用,還是難過。

 

過了一年,終究還是一個人。

都說,曾經滄海難為水,被逼著放下的幸福,流過的淚水也只是送別時的背景;看著別人幸福著,卻看不到自己的未來,我像是蟄伏在轉角的陌生人,只能繼續用冷淡蓋住傷口,漠視這世界上的溫暖。

Merry Christmas, happy birthday, and happy new year.

只要現實的枷鎖還在,我就不能愛人。

 

原來愛情也有無期徒刑;別再說我消極,真的站在我的位置,你會知道我有多嚮往鐵窗外的天空,卻還是必須把自己關在牢籠裡。

 

笛卡爾說,「我思,故我在」,有人說,「我愛,故我在。」

自己的存在,也許自己認可就行;只是人海茫茫,生命短暫如須臾,誰會去證明你曾經存在?

不是那麼重要了。

 

早就學會用無奈來練習苦笑,習慣在同情裡表現瀟灑;我的自信其實來自徹底的絕望,我的笑容只存在於每個當下-- 當又是一個人的時候,重新被寂寞包裹著,呼吸著只有自己知道的苦澀,不斷循環回收著毫無用處的二氧化碳。

 

不過,至少,我學會拿出看不見的袋子,把這些情緒打包,悄悄塞進心的抽屜裡。

 

關好,鎖上,或是打包用最慢的方式寄出,期望它能夠用最長的時間環繞世界一週,然後再次回到我的手上。

 

2010年的聖誕夜,只好預約孤單,幸福留給大家。

一定要幸福喔!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