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也是最後一封了,我不知道,父親這個稱謂,還適不適合用作我對你的稱謂。

這陣子發生許多事情,餐廳積欠的佣金、水電,國稅局的稅金、員工的薪水。

你還是把這邊當做提款機一般,一缺錢就要上來拿錢;連同事都怕了你,躲著你。

 

說要改,改到哪裡去了?除了讓我見識、更加肯定你的自私,我沒有聞到任何振作和試圖努力的味道。

難道你臉上戴的面具叫做欺騙?少了這個無法出門和面對其他人?

 

你只知道要跟我要錢,那你知不知道、有沒有過問過,我,有沒有困難?難不難過?痛不痛苦?

為什麼你各種理由都可以說的那麼好聽,卻總是站在你那邊?說什麼父子一場,要我幫你,那你又為何屢次傷害我、欺騙我?

我不接你電話,你罵母親;沒錢,你罵母親;老媽的票被你拿去用到跳票,信用卡被你刷到爆掉,最後銀行一一通知要剪卡,你可曾替她著想過?

難道你不清楚,你的臉上明白的寫著「自私」兩個字?

 

難怪你的兄弟不幫你,祖母被你氣到打電話跟我抱怨,連幫你到底的好友都打電話要我幫你擔保,才肯再借錢給你。

夠了。

你的謊言說的夠多了,不要再拿你身邊的人當你的擋箭牌、當做你求情的藉口、當做你借錢的可憐理由。

人家說人情債就像銀行戶頭,你付出多少,就是存多少。如今你早已超支的過了頭。

幫你這幾年,我就當白拼命了。連自己終身大事都毀在你手上,我卻從來沒聽過你,任何一句安慰、道歉、關心。你連問都沒問過我。

你只知道你有多難過、多痛苦、壓力多大。

你很會說,但是,這點我真的沒有遺傳到你。我說不過你,也不會說惡毒的話,更不會有一大堆奇怪的歪理讓對方啞口無言。

 

從小我就是個安靜的小孩。

國小老師家庭訪問,還懷疑我有自閉傾向。

現在想想,幸好如此。

 

這些話,你大概永遠不會看到。

我只是,想寫下自己的心情,平衡一下我的心軟和下定決心把秤砣吃下胃之間的失調。

還有最後,我還想跟您說說,可以,請你也放過母親嗎?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