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跟一位好久不見的學長聚會,還拉了另一位大學同學一塊參加;我們三個在大學時代參加過同一個社團,因此而認識,進一步也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

學長這陣子開始收藏、品味起紅酒來;讓我想起早個幾年,他也鑽研過咖啡。學長的品味出眾,對事物有自己獨到的看法,就連自己買的房子,也裝潢的十分精鍊簡潔,而且維持的非常乾淨清爽,簡單來說,就是住了十年,你還是覺得像是剛做好的建商樣品屋一般。

席間學長介紹了紅酒的著名產地、品酒方法、如何保存以及選購等等;我一面喝著,一面體會著好酒,也比較著記憶中喝過的紅酒滋味。確實,入口後的芬芳,隨著溫度、時間的推移不斷變化口感與香氣,真的是非常的細膩。

學長說到了酒莊的歷史以及各家釀酒的手法,更讓我當場認知到,別人是怎樣去看待這樣一個「飲」的文化。我心想,要多少人力、資源與歲月的投入,才能產生這樣博大精深,卻又多元繽紛的紅酒文化?人家是怎樣去耕耘、發展出來的?相對於全世界加班冠軍、工時最長的台灣同胞,我們又怎會有心思、餘力去鑽研出屬於我們獨有的文化深度?

也許你會說,在那個行業裡的人,自然就會去鑽研。

沒有錯,但是如果沒有「市場」,又有多少人願意投入多少資源、花多少時間去「深化」產品或是服務的「內涵」?

就拿中國的茶葉好了,講到「茶道」,老外知道日本茶聖「千利休」的「和靜清寂」,卻未必聽過中國茶聖陸羽。(千利休生平可以點這邊,陸羽生平請點這邊

都說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兼容並蓄」,有「五千年」的歷史;但是到了近代,外國人對我們的看法,除了絲綢、瓷器、中國功夫、茶葉以外,還有什麼?六四天安門事變?還是中共鎮壓西藏?抑或是以科技島文明的台灣?還是最近被打慘的洋基隊投手王建民?

或者,是才落幕不久的奧運?說難聽些,奧運雖說是國際性的賽事,但它畢竟也是外國人的文化;我並不是那種搞民粹主義思想的人,只要是好的玩意、好的觀念,咱們就吸收消化,好得很。(怎突然說起對岸的腔調來?)

只是每次看到我們中國人興高采烈的慶祝「情人節」、「母親節」、「聖誕節」,現在連「萬聖節」、「潑水節」也開始玩的不亦樂乎。什麼時候我們的「划龍舟」也可以列入「奧運比賽項目」?什麼時候我們也可以把中華的文化節慶「置入」到其他國家裡面,也成為他們重要的慶典節日?更甭提,咱們過年的「年味」越來越淡了,「三大節日」也只快要變成團圓、出遊的「休假日」了。

我們的文化根源、特質與獨特性在哪裡?對岸在文革之後消滅了許多傳統,移民在外的台灣、新加坡偏偏又為了討生活、求生存,人民的性質上變得很容易接受外來文化。(反倒是對岸,最近彷彿「山寨」文化就是中華文化的代表了!)是不是該有人認知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開始耕耘、深化我們固有的文化資產了?

回到我們的「茶道」,最近在商業周刊1115期當中,介紹了百大特色小學,其中在番路鄉的隙頂國小,正致力於「茶道」的深化教育。(相關新聞與文章連結:一、商業周刊。二、艾瑪隨處走走部落格。)作為一個茶鄉內的小學,能有這樣的創意和認知,我真的很佩服、認同。想像將來有一天,不是我們把孩子送去對岸少林室學武功練身體,而是世界各地的小學,固定要讓小學生到台灣來學習茶道,這是多麼棒的事情!

當學長一面陳述著紅酒的種種細膩處,我心底一直有種不平衡的情緒。雖然自己的小舅舅也在山上種茶、作茶,但是對於茶的知識、觀念,其實粗淺的很。也只好在這邊寫寫文章、發發牢騷,期盼有心人看到了,能夠有所作為,讓咱們的「茶道」也「殺很大」的「風行世界、所向披靡」!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