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和姪兒的生日只隔了三天,特別到市區買了兩份禮物,用掛號寄回去。隔天,收到姪兒的簡訊:

「你哪時會回來啊?我好無聊,每天都玩電腦都快變笨蛋了:(。國中又要去金門會看不到你,總之,再找個時間回來吧,可愛的姪子上:)。」

才剛痊癒的感冒,也許就在那一刻又再次襲擊了吧?愀著心,既難過又無奈,過去這一年來,我也只能偷空回去兩次,每次相處的時間都不到半天;姪兒的童年,沒有玩伴、沒有太多玩具、沒有正常的親子互動,只有父親高壓式的課業要求(就像我小時候一般)、要尊重長輩、要聽話……

我曾經這樣想,也許是因為所有人都再也不肯聽父親的話,所以姪子就成為他努力箝制的對象。

金門,沒想到父親真的這樣打算。又是自以為是的認為這樣對大家最好,或者只是自私的想要有家人陪伴他在異鄉?我不想猜,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到,以後,要見到母親、姪兒,有多難。

現在的工作狀況,一個星期每天都有工作,等到連續假期了,機票就難訂了,更別說往返所需要的費用,單趟台北飛金門就將近要兩千,加上上台北的車資,往返就是四千多塊,一個月跑上一趟,對我來說就很吃力了。

時間是距離、經濟也是距離;明明相隔不遠,卻……

只盼望,還能多點時間、機會,陪陪無辜的母親和姪兒。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