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一個掏錢看表演的理由

 

這篇文章是雅虎奇摩新聞的「領袖系列(03)」中的文章,專訪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的片段訪問內容。

我認為一個有深度的文化人,確實能夠看到不同的面向與事物的內涵本質。有時候當政或者已經失去政權的政治人物,卻往往欠缺這樣的思考與見識,這是全民的悲哀。

看一下這段:(摘錄)

看到這些人我覺得,台灣在過去一、二十年裡面,我們跟著從八十年代泡沫經濟到現在為止,有一種不大對的東西從美國那開始發動,比如說政治人物浮誇的口水、那些講話,在我們生活裡面,有很多的名牌,有很多的虛飾。

在我們過去好像提倡「素樸」兩個字,但「素樸」這兩個字也有很多裝飾。我覺得今天我們可不可以來問,我們到底需要多少東西才是夠的?再回來問說,我 們是不是可以省一點錢來幫助別人?我最近在想這樣的事情,整個過去的一、二十年裡面,給我們帶來一些很奇怪的,跟生命本質有點距離的東西。

我覺得說的很棒。

「到底需要多少東西才是夠的?」

不太對的東西從美國那開始發動。。。確實,今天整個金融體系的崩垮,連帶推動一系列的消費蕭條與產業崩毀,就是來自於已經過度的奢華與消費,特別是所謂的先進國家。王永慶一餐吃的好一點,也不過就是碗牛肉麵,但美國人的一客牛排,可以在台灣吃上二、三十碗的牛肉麵。幾年前我在義大利,看到一片薄薄的牛排要價25塊歐元(折合台幣一千元左右),便當場開始懷念起台灣夜市的八十塊錢牛排。

前天美國總統歐巴馬宣布,接受政府紓困的銀行業主管年薪不得超過五十萬美金。對於台灣多數年薪不到兩萬美金的人來說,那得工作二十五年。

我們是不是真的,遠離了林懷民先生所說的,「生命本質」。昨天在30雜誌裡面看到一段話,「墨西哥有許多人是臨時工,有工作的時候很高興,因為他們有錢可以賺;沒工作的時候也很高興,因為他們可以回家陪家人唱歌、跳舞。」

然後這一段:(摘錄)

馬雨沛:所以幸運在哪裡?不幸運在哪裡?

林懷民:不幸運是說,你幹了一輩子,起起落落,到了六十歲還要從頭開始嗎?另外一個幸運的事情是,不管怎麼樣我們經歷過。到現在為止我是離開一個房間就要關燈、關燈、關燈、關燈,我們是這樣長大的,所以好像在再回到那個時候,拿那個精神來做也可以。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但林懷民先生這邊反而說的是,已經習慣簡約生活的三、四年級生,其實不會有那麼大的失落,那是一種幸運。記得前幾天,跟家人聊天時,我才說,其實這次政府發放消費券,六年級以前出生的族群,一定會好好的規劃購買生活用的必需品,或是相對比較實用的東西。而真正可怕的消費力,將會來自七、八年級以降,那些說不定每個月零用錢還不到伍佰塊的小朋友、國高中生。

想想,突然到手的三千六,如果父母沒有「充公」,他們會拿去買什麼?

我親眼在超商看到三個國小四、五年級的小朋友,當場掏出兩張伍佰元的消費券購買遊戲點數。我也聽到有人要把三千六全部拿去買樂透彩,當場我有點生氣的念了對方一頓。雖然有違政府發行消費券的初衷,但我還是由衷的希望,大家可以更實在的去使用這些消費券。問我怎麼用?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去大賣場抱個幾箱泡麵、衛生紙、牙膏、肥皂、內衣褲、洗衣粉。

這陣子我經常在想,如果有天國家經濟垮了,總統下命令,每個人身上只能保留一萬元價值的必需品,我會留下些什麼。不蓋你,我還真的列了張清單。然後仔仔細細的反省檢討過一次,我畢竟,也受到不少美國資本主義的影響。清點身邊的3C產品,電腦、筆電、手機、ipod、psp,還真是應有盡有,雖然都不是最新款,不過也算「擁有」了。

記得大學時代,有同學問起,如果今天你入獄了,只能帶三樣東西,你會帶什麼?

大家都還在拼命思索的時候,我已經說出答案。

「吉他、一支筆、一本筆記本。」

我彷彿看見當時的我,對現在的我瀟灑的一笑,然後告訴我:「你現在,也還是可以如此。」

然後我點點頭,看著這篇文章的標題:「給我一個掏錢看表演的理由。」

看一下這段:(摘錄)

現在不景氣,有很多人有無薪假,我在想,大自然是不要錢的、讀書是不要錢的、幫助人也是不要錢的。台灣有很好的義工文化,幫助人家也可以變成我生活重要的部分。

我想這裡就是面臨一個抉擇,到底你會不會因為買不到什麼東西而在那邊跳腳?還是說我過一個最簡單、最基本的生活,但是我可以精神上是富足的。我覺得忽然間不景氣好像是一個機會,給我們重新找到一個素樸的生活,可卻是一個有力氣的生命。

確實,不景氣的時候,看看不用門票的風景區、老街、公園、花市,滿滿的都是人潮;感覺上以前會去百貨公司的人,現在全部回到街上,回到傳統,回到老家鄉,回到廟口,回到海口,回到山上,回到兒時的消遣和回憶。

搬幾張板凳,一包落花生,一壺不知道誰拿來的茶,幾個印有黑松汽水的透明玻璃杯,一群人就在黃昏的屋簷下天南地北的聊開來。沒什麼車潮的小巷子,就著路燈,兩把羽毛球拍就玩的大家興高采烈。拋開屋裡的Wii,放下手裡的滑鼠,關掉電視機,我們還剩下什麼?幾本泛黃的老夫子漫畫,或是二十年前買的,舊版的金庸小說,想像老夫子對上岳不群時的不羈,模仿素還真用國語念起自己的Sloagan。多久沒跟好友打籃球了?多久沒有和大家去公園走走了?多久沒有陪爸媽聊天了?多久沒有,什麼都不做,就只是坐在客廳裡,或是海邊的堤防上,或是躺下仰望滿天的星星?

金錢讓我們得到很多、很多,卻失去更多、更多。

線上遊戲很難讓你跟父母親一起同樂,即使全家人一起看電視,你可能也不知道你的哥哥或是妹妹心底在想些什麼。msn或是即時通上數百人的名單,也不代表你就擁有了許多的知心好友。科技似乎讓我們跟人群更接近,一封文章放上部落格就可以讓許多不認識你的人看到你的文章,但事實上,我很清楚,其實,我離人群更遠、更遠了。

記得以前曾經很瘋狂的,花了不少錢去吃一客茹絲葵的牛排,當天我就開玩笑的說,「我是在嘗試『當一天有錢人』」的生活。現在,也許我們都該開始試著,來當「一年的貧窮人」。說真的,這幾個月來,水餃和泡麵確實已經佔據我三餐裡面將近三成了,起碼有個好處就是,體重掉了將近一成。

重拾生命的真實,回到最質樸的生活,也許也可以幫自己找到自我。我之所以迷惑,也許就是因為我看的太多、想的太多。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