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寫東西了,都快忘記自己是誰了。

-------------------------------------------

 

天色微亮,一條通往大城市的郊區小路上,兩側只有幾棟稀落民宅、農舍。一個七歲小女孩牽著單車,一面哼著不知名的歌曲,輕快的走著,頭上兩束精心打理過的辮子,隨著步伐俏皮的跳著舞。

單車前的籃子裡,裝著一大束剛剛採下來的花朵,含苞待放的模樣,就如同小女孩臉上的自在怡然。

女孩一面走著,一面理著籃子裡的花束。

有些花苞已經綻放的差不多了,有些因為缺少水份而顯得有點乾枯,有些則是在花瓣邊緣有一點點的缺損。

小女孩把這些花束拉了出來,沿路就丟在一旁的休耕的田地上。

 

一會兒,後面跟上來一位青年婦女,頭上帶著斗笠,身上還扛著一個扁擔,扁擔上除了幾樣剛剛採收的蔬菜,還有剛剛小女孩沿路丟下的花束。

 

小女孩先看見了婦女,停下腳步來打了聲招呼,「早哇,阿姨。」

「你早哇,你媽媽又要你出來摘花啦?」婦女回道。

「對啊,這些花放個幾天就枯萎了,今天媽媽有新的學生要來,所以要我趕快再採些新的換上。」

這時,小女孩看見婦女扁擔上的花束,忍不住問:「阿姨,你為什麼要把我丟掉的花撿起來啊?你要的話,我可以分你一半啊!」

 

婦女笑著搖了搖頭,「我不是要拿回去插在花瓶裡的,」一面說著,一面指著前方路上另一片花田,「不管這花長得是不是漂亮,他們在這世界上的責任啊,不是要讓世人知道他們有多美麗,而是,要延續他們的生命喔!」

「延續生命?」小女孩張大了眼睛問。

「你看這些蝴蝶、蜜蜂,他們在花叢裡來來去去,就會把花粉傳播到不同的花朵上,這樣,他們就會結成種子,培養出下一個世代。」

「種子?下一個世代?我以為他們都是從種子店裡來的耶!」

婦女笑了,嘆了口氣,「你說的也沒有錯,這些花因為漂亮好看,所以我們人類啊,用工廠生產的方式大量種植,有些專門拿來賣錢,有些則專門拿來育種培養種子,分的很清楚。」

小女孩很敏銳,馬上問道,「阿姨為什麼要嘆氣呢?」

 

「其實花不管美不美,他們只是想要延續生命。但我們人卻會因為美醜來判斷他們是不是有用,就像你一路挑出來不要的花束,他們鮮豔芬芳的理由,是為了吸引昆蟲採蜜,好讓他們能夠傳粉,繁衍後代啊。」

 

「繁衍後代...可是,國文課本上面不是有寫說,『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嗎?」小女孩問。

婦女開心的笑了,摸摸小女孩的頭說道:「所以我說那些文人都是可惡的傢伙,」抿了抿嘴,「哼,這些讀書人就愛自以為是的拿東西比喻人,反倒害慘了這些花。」

 

小女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又問,「那阿姨撿這些花到底要做什麼啊?」

婦女看著前方走來的男人,臉上溫柔的笑了笑,「花枝可以用來施肥,花瓣可以拿來做成乾燥花,讓他們繼續芬芳美麗啊。」

 

「早!」前面傳來洪亮低沈的嗓音,「媽媽又要你採鮮花回去啦?」

「嗯!叔叔早安!」

男人走到婦女身邊,替她扛起扁擔,接著婦女說過的話,「要讓他們繼續芬芳美麗,也要有懂得欣賞他們價值的人。」

婦肯定的點了點頭,看著男人,眼中的溫柔,如同初昇的陽光。男人伸出空著的手,婦女挨近前,替他理了理衣領,才牽起男人的手。

小女孩似乎弄懂了些什麼,用力的點點頭,「那你們要教我怎樣做乾糙花喔!」

 

「當然沒問題!」

 

小女孩繼續走著,看著車籃內即將綻放美麗的花束們。

而籃子外的春天,則繼續等待著真正有眼光,以及懂得欣賞真實價值的人。

而我,則是那群就愛自以為是亂比喻的讀書人之一。

雖然,我現在幾乎沒時間讀書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